作者:和君集團戰略與集團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  黃渭、主任  王紹凱
2017年9月4日,蘭州銀行公眾號推出新業務:所屬ATM支持微信、支付寶掃碼取現,手續費為0.3%,一時成為業內熱點,然而僅一天便叫停!
要了解這一事件揭示的底層邏輯,就不得不從我國第三方支付產業的發展歷程說起。本質上,第三方支付業務一直都是圍繞著“賬戶”這個核心做文章,所以,筆者化繁為簡,直接據此將我國第三方支付業務劃分為“卡、通、虛、實”四個發展代記。

卡時代

第三方支付的發展鼻祖還是要從預存款儲值卡模式說起,這種模式我們把它定義為“卡時代”。比如,上海的Ok卡、地鐵交通卡、移動聯動手機卡、各地市民卡、醫保卡、各類場館消費會員卡等,這些“卡”的運營模式一般是包括兩種模式:“直接出售固定面值的卡片和出售卡片并要求繳費”。卡時代具有兩大典型特征:一是使用范圍受限制,而一些發卡企業在拼命增加簽約商戶,就是為了解決此痛點;二是收支不便捷,包括繳費存入不方便,以及資金一旦存入則不可以再次提出。

通時代

第三方支付的第二發展代記我們可以把它定義“通時代”(也可以叫網關模式)。隨著第一代卡的百花爭鳴、繁榮發展,也形成了一個個賬戶孤島,雖然各地一些市民卡、交通卡也在嘗試著跨地區一卡通、企業并購聯合等嘗試和探索,但沒有取得較大成功。而且,要解決第一代卡的資金收支不便捷的痛點,還需要考慮在“卡與銀行賬戶“之間、”銀行賬戶與銀行賬戶“之間打通支付結算便捷、安全的通道和橋梁。自2011年5月央行首次正式批準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牌照起,第三方支付的“通時代”正式到來。這一時代的典型競爭要點是暢通、安全、便捷、低價;其中,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為了最大化降低手續費,甚至想辦法跳過”銀聯“這一跨行支付結算的基礎設施,直接與各大商業銀行洽談合作。

虛時代

第三方支付的第三代發展代記我們可以把它定義為“虛時代“(也可以叫托管賬戶模式)。隨著第三方支付業務的高速發展,以及實際業務的需要,一些較大型第三方支付公司不滿足于只做資金支付結算的中間人,而是打起了”資金管理 “的概念。這方面以為P2P互聯網金融平臺提供服務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最為典型,它們推出的托管賬戶服務,就是幫助投資人建立專門的投資賬戶(虛賬戶),用于在平臺上投資結算。此類賬戶的典型體驗就是有綁卡、充值、投資、提現等核心程序和功能。這種模式下,就為第三方支付公司獲取大量資金沉淀提供了方便,甚至一度改寫了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盈利模式,當然也引來了監管層的重視。

實時代

第三方支付的第四代發展代記我們可以把它定義為“實時代“。隨著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大型第三方支付公司對市場窒息性覆蓋,已經逐漸從“支付結算服務于銀行賬戶“走向”銀行賬戶服務于支付結算“,也就是第三方支付和商業銀行在博弈誰是誰的”基礎設施“。競爭的核心焦點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虛賬戶”中是資金信息,還是實體資金!實際上,對于廣大用戶來說,他們無法從技術和政策上來區別自己賬戶里是信息還是資金,哪里方便、安全,他們的資金就去哪里!比如,支付寶公司的余額寶產品可以隨時提現,還能夠享受年息超過4%的利息收入,所以大量資金就涌入。那么,第三方支付公司要由虛轉實,唯一的關節點就是,如,支付寶、微信賬戶中的“錢”能夠直接“花的動、取得出”,要讓每一次微信支付直接付出的是微信賬戶里的錢,而不是微信賬戶綁定的銀行卡的錢,不需要走“微信發紅包、提現到銀行卡中再取現”的繞道線路。

本月4日,蘭州銀行ATM機支持微信、支付寶賬戶資金掃碼取現就是第三方支付公司在“由虛轉實”的第一次突防,結果1天就便叫停了。看來,第三方支付還是回歸做“乖寶寶”了!筆者理解,互聯網時代下的金融領域創新和發展,技術不是問題,政策才是關鍵。

筆者可以想象,若第三方支付公司成功“由虛轉實”站在了商業銀行的前臺,置商業銀行為其基礎設施,若不遠的將來全民支付都無紙化了,還需要ATM機嗎?那么,誰才是儲蓄銀行?第一,錢都到第三方支付公司了,但第三方支付沒有放貸功能,只能設計產品投向“銀行協議存款、銀行間市場金融債權、……”;第二,商業銀行拿不到低價的錢了,也就沒有足夠的資金開展貸款業務。未來也許會變成這樣: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巨頭直接與央行結算,搖身變成國內最大的兩家儲蓄銀行和互聯網新型投資銀行;傳統商業銀行資金來源主要依靠兩大儲蓄銀行巨頭,轉身變成為了專業的資產投資管理公司!當然,在轉身過程中,會倒下一大批銀行,金融產業的集中度還會迅速攀升!
所以,蘭州銀行與微信、支付寶合作的事1天便叫停了,那么,第三方支付未來的出路在哪里,與商業銀行博弈和合作的平衡點在哪
里?

另據中信銀行2017年中報:“中信銀行加快優化線上支付產品,全付通、跨境寶、信e付三大收單產品快速發展,其中,全付通聚合支付交易規模占比在同業排名首位。”通過中信銀行推出的支付結算主力產品——中信全付通,我們從中或許可以嗅出第三方支付和商業銀行未來共贏共生的發展出路和格局。公開資料顯示,這款收單產品,用戶可通過手機完成快速的支付流程,除了基本的POS機刷卡付款功能外,用戶還可以通過微信、支付寶、QQ錢包通過掃碼或被掃碼完成支付,付款來源為微信、支付寶、QQ錢包綁定的銀行卡或錢包賬戶中的零錢。也就是說,通過中信全付通,你可以直接花微信錢包里的錢了!

筆者認為,這種模式下:

第一,第三方支付公司將滿意了,因為它滿足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由虛轉實”的訴求,雖然當前依然不可以直接取現,但是支付寶、微信賬戶里的錢真的可以直接花了,況且,隨著全民支付無紙化的到來,取現已經不是客戶的關鍵需求了。

第二,金融監管機構的訴求也實現了,因為這種產品使得商業銀行又重新從后臺走向了前臺,至少是站在了與第三方支付公司并駕齊驅的前臺,江湖格局正在向管理層所希望見到的局面回歸。

這款產品發揮了中信銀行作為商業銀行“賬戶安全、綜合服務能力強”的特質,適用對象是便利店、快餐/外送、自動販賣機、酒吧、百貨賣場、品牌專賣、院校、醫院等等機構和商戶,通過圈商戶來實現展業務、圈資金,走的是與微信、支付寶2C模式不一樣的道路。

一款小小的收單產品,隱含著深層次的商業邏輯,影響著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的發展方向,甚至在潛移默化中悄然改變著產業格局。筆者不由想到,所謂傳統銀行轉型創新,或許不應該只是考慮調整組織架構、調整業務方向、修改業務政策、…,也許一款恰當的針尖式產品就可以發揮大作用。